全应科技CEO夏建涛:立足碳中和,一门心思深耕产业互联网

2021-07-27 来源:亿欧 刘欢

以工匠精神,扎根热电产业

[亿欧导读]

以工匠精神,扎根热电产业“搞工艺”。


10.jpg

日前,以“智燃热电 万站互联”为主题的碳达峰、碳中和背景下热电智能化转型升级高峰论坛在浙江海宁成功举办。来自相关政府部门、科研院所、投资机构和权威媒体的两百名顶尖学者、企业代表、投资专家和媒体记者出席本次论坛。


此次高峰论坛,旨在构建热电智能化发展生态圈层,进一步促进热电能源产业低碳化转型升级,助力我国双碳目标达成。


多煤少气,中国如何实现能源自主安全?


7月14日,电力规划设计总院在北京发布了《中国能源发展报告2020》。数据显示,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从2015年的43.4亿吨标准煤,增加至2020年的49.8亿吨标准煤,年均增速为2.8%。其中煤炭消费量从40亿吨增至40.4亿吨,年均增速为0.2%。


据国家商务部援引国际能源机构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全球煤炭产量达74.38亿吨,其中中国煤炭产量为38.4亿吨,。据此计算,2020年我国煤炭消费约占全球的54.32%,产能约占全球的51.63%。


与此同时,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20年中国天然气总产量约1888亿立方米,而2020年中国天然气总消耗量达3288亿立方米,其中进口天然气约1413.07亿立方米。换言之,中国的天然气供给,其中42.98%依赖进口。


19.jpg


上海全应科技CEO夏建涛博士表示,“中国首先面临的是能源安全和能源分布问题,我们多煤少气的能源结构决定了能源基础盘依然是煤炭,石油和天然气进口量达到70%,这使得我们国家基础能源受制于人。


那怎么才能够实现能源自主安全呢?我们就要想办法把拥有的大量煤炭资源如何高效清洁化利用。今天电能和热能供应量里面燃煤占到58%,预计2030年会达到42%,剩下就是绿能的补充。”


在全球“碳中和”的共识下,中国煤炭去产能,进而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方向不会改变。在双碳战略定位下,考虑到经济发展与气候环境的平衡,我国对煤炭行业提质增效降成本愈发重视。


双碳战略下,“节能提效”是热电产业最快的实现路线


我国要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,2060年实现碳中和的伟大目标,这是我国政府向全世界作出的庄严宣告。


要想实现碳中和,六大路线已渐明确:源头减量、能源替代、节能提效、回收利用、工艺改造、碳捕集。中国人民大学能源与气候经济学项目组执行主任王克教授认为,2030年前达到碳峰值,单位GDP碳排放强度要比2005年下降65%以上,在此背景下传统高耗能行业重点是控制增量,科技高效赋能高能耗行业是趋势之一。


整体来看,在保障经济高质量、高速度发展的同时,节能提效对热电产业优化尤为明显。


夏建涛表示,“首先热电产业整体来看,依然是较为粗放式的运营。其次,热电产业整个机组庞大且复杂,链条较长。最后,热电产业作为煤炭使用大户,煤炭用量基础庞大。”


前杭州热电集团总工、浙江省热电行业著名专家李军举例称,“保守按1%的节能效率计算,浙江省124家热电厂,年消耗原煤超过4000万吨,利用智能化生产,每年可减少原煤耗量40万吨,减少80万吨二氧化碳净排量。”如果按照当前煤炭行情计算,每年仅原煤一项就可节省40亿元人民币。


夏建涛认为,“我国是全球最大的热电生产和消费国。热电产业二氧化碳排放量占我国二氧化碳总排放量的42%,是碳排放重点管控行业。2021年我国碳交易市场正式启动,二氧化碳排放量已成为企业经营重大影响因素。运用先进科技大幅提高热电系统生产效率,减少煤炭消耗,降低碳排放,不但是我国碳达峰重要路径,也是我国能源战略安全的重要保障。”


深耕产业互联网,一门心思打磨专业“工艺”


夏建涛在接受亿欧EqualOcean采访时表示,市场上看起来做热电行业解决方案的公司不少,但事实上大家是有明显区别。“做产业互联网的分为两种思路,一种是横向延伸,一种是纵向深入。”


横向就是所谓的双跨平台——跨行业,跨领域。双跨的底层逻辑是,以产业互联网平台为地基,嫁接多个垂直细分行业,以此完成“连接”使命。横向行业强调对设备数据的连接,它不需要过度关注设备本身的运作机理,也不需要关注垂直产业的工艺过程,其重点是把数据拿上来,形成大数据池,然后基于数据驱动运营和管理。双跨平台更大的价值是通过连接和数据,未来可以向供应链、金融、运营管理方向迁移商业模式,达到整个产业链整体协同。


纵向就是所谓的垂直产业互联网。垂直行业跟横向行业最大不同是,一旦进入垂直行业,比如说进入热电,首先你就得懂锅炉机理,懂汽轮机机理,懂热动的控制原理,你得懂工艺流程,这样才有可能用数据化技术去服务,所以垂直行业难做,它的水更深。简而言之,垂直行业性的产业互联网核心是“要懂专业的工艺”。


夏建涛将产业互联网平台分为四大类:


第一类做连接,更重要的是做设备远程监测,远程看到设备的运行,企业会做故障诊断,售后服务。通用电气、树根互联就是第一类代表。


第二类是产业互联网(产业连接)。比如江浙一带服装制造很发达,纺纱,织布,染布,印染,制衣,零售,把这个产业链做起来,供应链协同。像找布网,找钢网,找塑料网等这类全部都是搞供应链的,而供应链又以金融为核心。


第三类是“数字化”工厂。就是通过对工厂的数字化改造,将工厂的生产过程呈现出来,清晰的知道原料、库存、生产质量、物流仓储等全过程。用友、金蝶、海尔、卡奥斯这类平台是搞数字化工厂。


第四类是专注于“工艺”的,就是把工艺过程实现数字化。通过计算工艺,控制参数,实现生产过程的提质节能降耗,这类就需要落地到垂直行业。全应科技干的“热电云”就是一个垂直行业。


夏建涛坦言,以产业互联网为突破口,真正“搞工艺”的企业并不多。因为“搞工艺”的产业互联网仅仅只懂数字化和人工智能远远不够。要做好垂直行业的解决方案,只有深入到应用场景里,深度到产业最前线,打通“专业”的任督二脉,才能找到自己的行业生存空间。


据全应科技CMO乐毅介绍,全应热电云系统目前已经为11省18市的数十家热电企业提供高效的智能化解决方案,覆盖热电、化工、造纸等十多个行业。来自江苏、浙江、山东、山西、河南、河北、湖北、宁夏、陕西等地越来越多的热电企业希望与全应科技合作,帮助他们实现2%-5%的能源节省目标。